成长岁月

  • 成长岁月已关闭评论
  • 499
  • A+
所属分类:小荷尖尖

我从未有过记事的习惯,可我妈妈有,且她并不写自己,而是写她的女儿——我。

记得那是一本封面呈黑色的簿子,夹在书架第二层的一个角落里,我又一次克制不住自己翻开了它。只见第一页写道“1991年中午12点女儿出生了......女儿一岁半了,今天下午她独自一人用积木搭成了一幢房子......我回到家看见女儿坐在抽屉里摆弄她的衣裤,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爬进比她人还高的抽屉里的......女儿已经能非常流利地叫妈妈了”看到这儿,我情不自禁地笑起来,非常开心地笑,这就是那婴儿时的我,沉浸在童年的回忆中时我才有放松的感觉,才能安抚如今那被压抑扭曲的心灵。

我迅速浏览着我的成长史,妈妈很细心,她记录着我已经淡忘的事情,“女儿8岁了,很富有同情心,当她看见路旁有个老妇人在乞讨时,毫不犹豫地掏出了零花钱给了她......女儿很爱劳动,扫地洗衣这类重活她都抢着干!”我镇住了,如今的我见到乞讨的人,总是会以“骗钱的”这类字眼套上去。洗衣扫地更是不会做,父母叫我劳动,我也都会以“学习紧张”、“没时间”等字眼搪塞。我居然变得这么多,且都是负面的变化,我丧失了同情心、劳动积极性,或许更多也未可知。我愕然地坐倒在地,脑海中闪过种种不是。

我的心情坏透了,信手翻阅着我那厚厚的成长史,不一会儿就翻到了我初三的一章,只见妈妈这样写到:“女儿迈进了初三的大门,学习任务繁重了,我知道她压力大,她的脾气坏多了,她昨天又把她爸气的肝火上升......女儿的成绩不再像小学时那样优秀,她的未来令我和她爸担忧,她现在和我们的交流愈发少了,有事没事就拿我撒气......”我再一次愣住了,我无法相信我竟然对自己的父母,那生我养我的父母干了这许多“恶劣行为”我竟拿她们来满足我的“变态心理”。

一个念头电光火石般的闪过,我真的长大了吗?在生理上或许是长大了,而在心理上我却认为我有所后退。我颓丧地坐在地上,一个熟悉的脚步声传来,是妈妈,她拍了拍我的肩:“怎么啦?”我略带歉意地笑了笑,表示没事,接着站起身来回房了。

一点火在我心头点燃了,我又有了信心。我要改变自己,我要报答父母,我要对得起那本黑色的簿子,不让我成长的足迹留下遗憾!(原荆山中学  许诗涵)

  • www.fz0536.com
  • 扫一扫加我微信
  • weinxin
  • 坊子帮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