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殇泪 英雄醉

  • 红殇泪 英雄醉已关闭评论
  • 457
  • A+
所属分类:小荷尖尖

潍坊四中 于 倩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遍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好一首壮志难酬的满江红,好一个精忠报国的岳飞,好一种大义凛然的情怀。

泪洒满江,红染沙场,大爱的无私铸就玄铁银针刺在那广阔雄厚的脊背之上。慈母手中的金线化成四个铿锵有力的字紧紧地穿透皮囊烙印在心上。临行前老母的句句叮咛,字字嘱托铭记于心,国仇家恨的使命早已经背负于肩头。

试问有谁不愿意过着男耕女织,朝夕锄作的生活?挥舞着的长矛是那样的刺眼,白楞楞的光与红艳艳的血交融时的寒气犹如一把匕首划破整个夜的宁静,丧权辱国任人宰割的仇恨撕扯着每一寸干涸的肌肤。北来的入侵者如同一群嗜血的蝙蝠,贪婪的吮吸着百姓良民那仅有的残血。看到如此景象,你是否还能安然的隐居山林,终日与花草为伴,不问世事?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腐朽埋葬了只知玩花赏月的李煜。那“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是在耻笑他自己觉悟得太晚。他与娥皇的千古爱恋,羡煞鸳鸯,羞煞杜鹃。只可惜他担上了本不应该担的家国大任,空有旷世才情,也只得葬于花下。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壮语惊醒人们,大家都破了又何来小家的暂存。“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谁说只有雄莽大汉才有责任保家卫国。雄雄壮志豪心难耐悠悠儿女情长。“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家仇国难的凄凉,却被小小弱女子袖拭悲壮。穆桂英披挂上阵,花木兰代父从军。手中锦绣花针变成长毛大刀,却丝毫不见笨拙之姿。箭步穿杨,骑马挥鞭,尽显巾帼本色。

“黄金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责任又岂是说罢就罢的儿戏?多少战士不惜深埋荒外,也要坚守自己的职责。风吹尘起,花谢又开,纵然早已变迁,纵然物是人非,那昔日战场之上仍能听见阵阵凯旋之歌。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江水无情,人亦无情,浪卷云舒,黄土埋不掉的是那根根忠骨,劲风吹不走的是那句句真言。当往事如飞雪,白头老翁悄然独立江边,听猛浪拍打碎岩,看飞鹰叱咤苍天。“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早已步入花甲之年,是该享受儿孙促绕膝下,颐养天年的时候,却时时不忘战场号角长鸣,肆踏残阳血。虽然已入深林,过着炊烟袅袅,溪水潺潺的生活,粗茶淡饭淡不掉驰骋坦然之责,柴米油盐褪不去奋不顾身之任,心中念念不忘的是“身披战甲,戎马搏天下”,责任两字早已经随着五千年文明的承载刻进椎骨,丝丝渗透,缕缕牵魂。

午夜,梦回西湖,歌舞升平,湖心灯火通明,舟中文人骚客吟诗作对“天下太平家国兴”。远离喧嚣,独自一人通往竹林深处,风中摇曳微微烛光,近前一看,诗人早已伏案睡去,灰白宣纸上赫然两个大字——责任。

(“富源动力杯”二等奖获得者)

  • www.fz0536.com
  • 扫一扫加我微信
  • weinxin
  • 坊子帮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