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母亲

  • 怀念母亲已关闭评论
  • 315
  • A+
所属分类:杏坛走笔

母亲去世15年了。好想再去她老人家的坟头去看看,锄锄草,培培土,修理一下那棵长势良好业已根深叶茂的老榆树。

从小长在母亲身边,习惯了她躺在炕上的感觉。母亲去世前,每次放学回到家就是往炕上张望,只要听到母亲拼命的咳嗽,心里绷得紧紧的,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当时虽没有那种格外亲切的感觉,可是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猛然间母亲去世犹如在我的心里插了一把钢刀,又如平静的水面投入一块巨石,打破了生活的无意。虽然放学回家就喊娘的习惯在母亲去世后持续了好久,虽然心酸的眼泪流了好多,可是心中永远也抹不去那种深深的刺痛。

记得上大学的那年,母亲去世两周年,我骑着自行车从80里外的学校往回赶,深秋的风寒冷料峭,吹的落叶到处都是,整个田野萧杀一片,我的心里一酸,眼泪哗哗的流了出来。那个贫寒的家,那个母亲撑起来的贫寒的家,那个只剩下三个男人的贫寒的家,只剩下了父亲一人守着,父亲默默地撑着它,使这个家不至于垮掉,我可怜的老父亲,为了完成母亲临终时的嘱托,从来不下田的他扛起了锄头,岁月和艰难已经染白了他的头发,他却依然努力地挣扎,为我们兄弟两个的学费奔波操劳。娘啊,你是个有福之人,如果你活着,你会承受得了这沉重的负担吗?况且你那久病积弱的身子!

去世了,虽然一点好东西都没有吃过,虽然一天好日子没有过过,娘其实你是幸福的,儿子长大了,上大学了。可是即使儿子挣了钱你也没有机会花了。你生病住院的日子里,儿子是多么的希望能有许许多多的钱,可以为你保养,可以为你换肺。那个1991年的阴历8月15,正是一家人团圆的日子,你却住进了医院,躺在了病床上,心肺腐烂了三分之二,有谁能够回天?去吧,严重缺氧的你象发了疯似的,得谁咬谁,得谁撕打谁,看到你的难受的样子,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泪雨滂沱。娘,你知道吗,你的去世也有儿子的一分功劳,有谁知道?你的不屑的儿子跪在医生的面前要求他给你注射了一针,那是一种要命的针啊!你安静了,你走了,可是儿子却永远受到良心的谴责,虽然到现在为止,父亲,姐姐们,还有弟弟都不知道这件事,可是我的心在一样的流血,一样的痛苦。是呀你出殡的那天,儿子一滴眼泪都没有流,气的大姐夫狠命的踹我。是儿不孝么?不是。儿子的眼泪已经为你流干了!我唯一的感觉就是欣慰你的离去,虽然我内心无比的悲痛和无奈。

看到你的新坟瑟瑟的抖在秋风里,儿子的心情无比的悲伤,立在你的坟头久久不肯离去。要下雪了,我的母亲,我最爱的人和最爱我的人却要独自躺在地下的泥土里,坚冰一样的泥土,漫漫度过寒冻。还记得那年冬天吗,下了大雪,没有棉鞋穿的我回到家的时候,鞋子全湿透了,看到脚后跟冻伤流脓的我,你的眼睛湿润了,一把把我搂在怀中,将我冰凉的脚放在你的心口上,娘,你暖暖的胸膛好温暖。

此后,每一年的秋天,我都会去你的坟头,去看看那抖在劲风中的枯草,去摸摸你坟头的砖石;每一年的清明,我也都会到你的坟头,去给你培培土,修理一下那棵老榆树;每一年的春节,我都会到你的坟头,去给你送上你最爱吃却舍不得吃的水饺,还有那时不多见的各种水果。娘,你安息吧,儿子有罪,可问心无愧。娘,你放心吧,儿子无能,可会让父亲安享晚年的。

滕继成,男,1971年8月生,1995年毕业于昌潍师专英语系。1995年7月至2009年7月在宁远中学任教,2009年8月,调实验学校,中教一级。

  • www.fz0536.com
  • 扫一扫加我微信
  • weinxin
  • 坊子帮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