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怪人的真实离奇故事:经历过贪嗔痴,才懂得断舍离

  • A+
所属分类:佛语人生

每个人的生活态度,

都与个人的经历有关。

经历过贪嗔痴

才会明白断舍离

我遇到过一个怪人

他曾是一名地产记者和炒楼高手,人脉广、心思活络、眼光毒辣,以很少的资金起步,在很短的时间内辗转腾挪,很快积累成亿万富翁,名下有房子近百套,钥匙串摇起来叮当响。

他成为有钱有闲一族,忙的时候收收房租、看看楼盘,闲的时候玩个自驾、去个海岛,或者秀秀美食、拉个仇恨,是不费力又讨好还赚钱的那种人。在我们眼里,他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地球上不太离谱的需求都能满足,也算是成功人士了。

突然有一天,他做了一个决定,要穿越大半个中国睡自己。

所谓穿越,是他拟定了一条线路,遍访中国的古刹名庙,寻找炎黄来历、圣贤文化;至于睡自己,他不打算带钱出发,只带一个帐篷;至于吃,他用了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方式:吃剩饭。

他和一位朋友从深圳出发,历经湖南、江西,靠着两个人、四条腿、两个驮在背上的帐篷,零钞票出发,经过四个多月的艰苦跋涉,终于到家。

他把自己的经历在腾讯微博上直播,有不少人围观。我也成为他的粉丝。

这是种什么病啊?好好的日子不过,去外面折腾自己。妻子当然不理解,后来两人也各走各路。身为围观者的我们,觉得难以接受的,是他每天要咽下去的剩饭。

一个亿万身家、只身闯荡深圳的中年男子,如何能从锦衣玉食过渡到食不果腹,过着和乞丐一样的生活,这是我们不能破译的斯芬克斯之谜。

回到深圳后,他卖掉了全部的房子,财产分配给家人后,剩下的几乎全部捐了出去。自己转身回到江西乡下,承包起数十亩地,开辟了微农场,誓要种出无公害、无农药、无污染的稻子,榨出纯天然的油来。

他传播传统文化,担任一些公益组织的职务,钱赚得艰辛、花得痛快,成为当地的慈善名人。

我后来去婺源休假,顺便去乡下拜访他。

在田间相遇,他黝黑的皮肤结实油亮,面孔真诚平和,笑容清澈干净,虽然隐世生活、交通不便,没有城里的种种便利,但看得出来,他是幸福指数很高的人。

他带我们看他的稻子、油菜花、菜地,介绍他的自然农法,轻松又随意,没有俯视或仰视的痕迹,跟当年春风得意的样子大不相同。

说起当年的出走,他笑笑:当年自己多贪、多狠啊。五百万的某花园,卖了一千五百万;在某花园一次买了十套房子,下定金的时候都没眨过眼,售楼小姐不敢相信,眼睛都直了。

他本来想赚够一百万就收手,

没想到很快就赚到了;

后来又想赚五百万收手,

又收不了手。

赚到一千万的时候,

他又觉得一千万太少了!

他像置身于一个欲望的黑洞,

没有尽头。

钱来得快也花得快,他打牌、喝花酒,给出的小费都是整数,一个又一个的物质欲望轻易被满足,人反而像被掏空了似的,活得郁闷了。他在尘世间有些不耐烦,试过想要皈依,却多次被拒绝。

他总觉得自己要窒息了,空气中缺氧,自己悬空着,接不到地气。一个农家的孩子,过上了好日子,在乡亲们眼里已经是发达和成功,没想到却把自己弄得魂都丢了似的。

在行走的日子里,他和这个现实世界,有了半个节拍的距离。他像活在另外一个空间里,得以置身事外,打量那个曾经被物欲浸泡的自己。

食物是他每天都可以观察到的样本,他在餐桌上看到不经意点下的菜遗留在桌上的一片狼藉,旁观到席间有目的的搭讪和接近,那一张张欲望和酒水混合在一起熏红的脸,他冷峻地观察着,就像看到了从前的自己。

别人以为他疯了的时候,他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清醒。用他的话说:这一段旅行,是他从一个自己走向另一个自己。

很多人无法揣测他账上千万、口袋却没有一个铜板的心境,也无法理解富贵之躯却求虐求生存的动机。但在日复一日、每一天每一个时刻都和大地肌肤相亲时,他找到了无论如何富裕也不能带给他的抚慰。

那些这山望见那山高的贪念,

拥有什么都不能满足的抱怨,

不能放下而始终诅咒自己的执着,

如果不和它们保持一段距离,

就不能理解,

自己为什么始终无法填补的空虚感。

在无底洞寻找,在沼泽地挣扎,

是不会找到快乐、平静和安宁的。

当他作为异类,用脚步丈量大地,看过几亿年的山河,访问过几百年的古庙,尝过掺和着五味的五谷杂粮,他才知道自己的荒唐、人类的渺小,对自然应该有的珍惜和敬畏。

他觉得,不应该把所谓高科技合成的农药,一遍遍像盐一样腌渍在大自然的肌体上。他要做的,是俯身下去,让脚缝里渗漏出春天的软泥,腰间拂过夏天稻穗的禾苗,秋天和稻谷机一起去收割,冬天蛰伏在家里看妻儿打打闹闹。

他是农家的孩子,需要安睡在土地的怀抱里。土土的农家菜、清冽的自家井水、每年新一季的粮食、外人听不懂的家乡话,这些才足以慰藉他飘荡过的游子的灵魂,给他一处安静的家。

不经历这些,他无法在乡下的稻花香里找到活着是一种幸福的灵感。从乡村出发,出走到最繁华的地方,看过霓虹、享过富贵,丢失了自己,又最终在出发的地方,把自己找了回来。

每个人的生活态度,都跟个人的经历有关。在某个没有计划的时间段,我们好像在无人指引地转弯。

所以你看,

年少时离心似箭的游子,回到了老家养老;

每天喜欢把自己涂得花花绿绿的女子,突然彻头彻尾地素颜了;

烟不离手的老烟枪,突然烟头一扔就彻底戒掉了烟;

衣柜里永远缺一件衣服的打扮狂,突然变得简约;

看起来非常花心的花心大少,居然要和自己的老婆白头到老;

无肉不欢的吃货,有一天突然说要吃素爱护地球;

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学霸,突然口吐莲花变成了话痨。

那些好久不见的他,突然有了另外一层看起来很陌生、恍若隔世的身份。就像一个人自己对自己的换季,有的人从此找到了自己。

我们的身体里,大概有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通道,通到我们的另一面。这一面和那一面,一直相互偎依着,轻轻一转身,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而我们分裂出来另一个自己,

像正数和负数中和到一起,

正负能量抵消、

高低温度传递、

上下水位中和。

我们像有经历的人们一样,

看过千姿百态的人生,

才有了什么都不惊奇的笃定、

什么都不畏惧的勇敢、

什么都看过的平静。

有人说,你说的这个怪人,从家乡出发又回到家乡,从种田又回到种田,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但凡真正懂得生活的人,必定会知道那种深刻的变化:那是一种由内而外的蜕变,经历了风雨、看过了沧桑、体验过了起起伏伏,最终,遵从心底最真实的声音,成为了最喜欢的自己,体验着最纯粹的生命。

  • www.fz0536.com
  • 扫一扫加我微信
  • weinxin
  • 坊子帮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