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爱?童年梦

  • 麻雀?爱?童年梦已关闭评论
  • 318
  • A+
所属分类:小荷尖尖

我的理想是当一名珍稀动物保护人员。说起这个理想的由来,一段往事涌上心头,泪水涌出了眼眶,从眼角缓缓滑落,滴在桌上,击起细碎的尘埃,溅起回忆的无奈……

记得那是三年级的一个星期五。放学后,奶奶带我去买菜。当我们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家门口时,我发现了它,那只惹人喜的小麻雀。它就那么静静地蹲在地上,孤零零的,我走近它时,它也不飞走,和我往常见到的麻雀完全不一样。我兴奋的尖叫起来,将手中的东西甩给了奶奶,奔到小麻雀面前,蹲下身,用激动得抖动的双手小心地捧起小麻雀。它那小巧玲珑的身躯是那么温暖,棕色的羽毛是那么光滑。它那亮晶晶的小眼睛正好奇地望着我,漆黑的眸子像宝石一样闪亮,又像星星一样璀璨。

我已记不清我是怎么走进家门的,只依稀记得,如获至宝的我相当兴奋。我找了一根毛线,一头缚在小麻雀的腿上,另一头拴了一根足以牵制住小麻雀的铁棍。我还专门找了个方形的盒子,把小麻雀放在盒子的边缘上。

接下来整整一个下午我全都泡在了小麻雀那里,我买来小谷子,一点一点喂给小麻雀,还特意翻出了封存已久的卡拉ok和话筒,为它唱歌。可是,我却并没有发现,它的眼中自始至终都藏着一种说不上是迷茫、悲伤、害怕还是彷徨的神情。

傍晚时分,我正在为小麻雀唱着歌。突然,“叽喳—叽喳—”的叫声从窗外渗透进了音乐里。这声音中,有苍凉、悲痛,甚至还有怨恨。这我能听出来,小麻雀自然也;听见了。它唱到一半,突然住了口,但紧接着又急促地叫了起来,声音婉转,既像撒娇,又似哭诉。

奶奶说,那是老麻雀循着小麻雀的叫声寻过来了,放小麻雀回去吧,一直束缚着它是违背常理的。

我固执地说,不,不行。我趴在窗台往外看,果真有一只老麻雀在窗外盘旋。我心软了,可还是舍不得小麻雀。可是,可是老麻雀那阵阵哀叫声又是那么凄厉。我看不下去了,便把小麻雀防在窗外,手中却紧紧握着毛线。小麻雀拼命挣扎着,它想挣脱,它需要自由。可是,它无法与雄鹰相比,它没有尖利的爪子或尖锐的喙,这也注定了它只能在原地蹦跳。当时的我啊,竟然就这样生生地拆散了这可怜无助的母子俩!

过了一会儿,天色暗了下来,夜缓缓地织上了黑色的幕布。老麻雀在长长的悲鸣之后也终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我把小麻雀移回屋里,继续为它唱歌。小麻雀随着曲调也唱了,可是这声音,却变成了绝望凄楚的低吟声。

那时,我并不明白小麻雀为什么会如此萎缩不振。它是对住所不满意?它想搬个家?

星期六,我和爷爷去市场买了一个紫色的笼子。回家后,我不顾奶奶的极力反对,把小麻雀关进了笼子。谁知小麻雀一进笼子,就开始发疯似的拍打着翅膀,在笼子里横冲直撞起来。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小麻雀,看着它在心灵的痛苦和身体的痛楚下凄惨地呻吟。我迷惑了:小麻雀这是怎么了?

星期天早上,我再去看小麻雀的时候,它已经不会动了。奶奶告诉我,昨晚小麻雀整整折腾了一晚上,直到今天早上才没有了动静。

我轻轻地打开笼门,生怕惊扰了它,我用颤抖的手小心翼翼地捧起小麻雀。那小巧玲珑的身躯已不再温暖,棕色的羽毛却依然光滑。它紧闭着双眼,那一双亮晶晶的小眼睛再也不能注视我了。它,永远地飞走了。

我鼻子一酸,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一颗颗滚落在小麻雀的身上。

我哭着下了楼,用手在土地上挖了一个小坑,直挖的手都痛了。我缓缓地将小麻雀放进坑里,在上面撒了一把土。天空中传来一声凄凉的悲号,我抬起满挂泪痕的脸,只见一只老麻雀正从天空中快速划过……

从此,我便立志要做一名珍稀动物保护人员,以此赎清我的罪过。(陈冠杰 潍坊市坊子区实验学校 六年级一班)

  • www.fz0536.com
  • 扫一扫加我微信
  • weinxin
  • 坊子帮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