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裤

  • 棉裤已关闭评论
  • 262
  • A+
所属分类:杏坛走笔

黄旗堡街道田家小学  王会芹

最后一次不供暖时,我看到爱人眼里闪起诡秘的光芒:“我是不怕冷,也许,你比不过我!”他像吃了定心丸一样:“想起一件事来,我有一条……”“棉裤!”我们同时喊出来。
那年冬天,婆婆过完生日当天,就随我们回城里过冬。我工作的地方,离家很远。婆婆就从自己包裹里取出一条红色棉裤递给我说:“孩子,这棉裤是你姨和姨夫才给我买的,我没穿。你上班,这么远的路,穿上就不冷了。”这条棉裤是婆婆做过一县之长的妹夫和妹妹,从县城最好的商店里挑选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的,如今她要送给我。八十七岁的婆婆,尽管是小脚,却从不妨碍穿戴晚辈们送给她的那些时尚又高档的衣饰。她身上散发的那种曾经大小姐气质,仿佛从来不曾消减过。我连忙推辞着:“我有,我有,我娘给我做过一条棉花的。”婆婆又说:“你姨夫买的,不会差,就先穿这条吧。”
晚上,和爱人谈起这事。谈话间,想到母亲给我做的那条棉裤又肥又长,爱人穿不更合适吗?当下一试,果然如此。这年冬天特别冷,我和爱人分别穿着两个母亲给的棉裤,穿行在都市里,完全忽略了呼啸而过的风。以前老怕穿棉裤显胖,但这次穿上时,却只有格外的温暖。连同婆婆的叮嘱,一起温暖到心窝里。爱人也是,一向怕冷的他,第一次穿上,温暖、舒服,满足得很。
第二年冬天,婆婆撒手人寰,离我们而去了。没有婆婆的冬天,我们缺少了许多慈爱的温暖,好在婆婆早在我们的心底燃起了红红的火,足以对抗冬天的寒冷!

  • www.fz0536.com
  • 扫一扫加我微信
  • weinxin
  • 坊子帮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