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您还能陪我多久

  • A+
所属分类:小荷尖尖

他用他那坚实的臂膀撑起了我整个世界。爱,是对这一切唯一的诠释。

——题 记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爸爸一接到电话,便心急火燎赶到了学校。前脚刚迈进医务室,便开始责怪我。而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紧紧地咬着嘴唇,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把头埋得低一点再低一点,害怕与他对视。左小腿在隐隐作痛,我身体不由得发颤。爸爸的一番话,使我所有的委屈瞬间涌上心头,泪水潸潸而下。

“你以为我愿意吗?”我心中暗想。

爸爸见我不予理睬,便又和校医开始交谈,询问了我大致的伤情。

“应该是骨折。具体还不明确。赶紧带孩子去医院拍个片子看看吧。”

“嗯,行,谢谢你了!真是给你添麻烦了。”说着,爸爸上前一把把我抱起来,跟老师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医务室。

偎依在爸爸结实的胸膛上,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突然心中有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或许是自己从没有想过,离开了父亲温暖的怀抱这么久之后,会以如此落魄的方式重温旧梦。爸爸的喘息随着心跳的加快变得越来越急促,泪眼婆娑间我抬起头望着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细致的看过爸爸了,以至于连他那鬓角露出的缕缕白丝都没有注意到。“不堪重负”一词在我脑海中闪过,抑或是父亲真的老了,想到这里,泪水不由得又一次溢了出来,我赶紧把头转向了一边,害怕被爸爸看见……

从医院回来后,我便一直被安放在床上,脚被小心翼翼地抬起,爸爸把几块垫子置于我的腿下,然后轻轻地把我的腿放在垫子上,手从腿下慢慢地挪出,仿佛害怕自己一不小心便会弄痛我一样。夜已深,那彻骨的疼痛使我迟迟无法入眠,但看着旁边沉睡的父亲,我只能强忍疼痛。身体因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逐渐开始僵硬,努力想换一个姿势,却换来左小腿更剧烈的疼痛。

“咝——”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低声呻吟。

“怎么了,腿又开始疼了?”不知何时,父亲已经醒了。

“嗯。”

“那我陪你看电视吧?”说完,父亲起身打开了电视,半躺于我身旁,陪我看那些他所谓的“肥皂剧”,并说着我小时候的趣事哄我开心,让我忘却了疼痛,直到渐入梦乡……

每日亦是如此。不知持续了多久

在父亲的细心照料下,骨骼愈合的格外得快。渐渐地,我已能够下床走路,玩耍……在这段不平常的日子里,有时我经常有些莫名的感慨,细细品味着这浓浓的父爱;有时会静静地一个人发呆,常常暗问自己,亲爱的爸爸,您还能陪我多久?(潍坊市北海双语学校  王艺琳)

  • www.fz0536.com
  • 扫一扫加我微信
  • weinxin
  • 坊子帮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