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烟斗

  • 父亲的烟斗已关闭评论
  • 251
  • A+
所属分类:窗外彩虹

记得小时候,父亲总喜欢在黄昏时分,坐在我家小院一角的一方被晚霞映红的大青石上,嘴里时不时叼起那只我从小到大都没看到过喷云吐雾的烟斗,仰望着西天如火如荼的云霞中欲坠还羞的夕阳,一层一点醉进黛黑的青山丛中。每当那一刻,平日里少言寡语的父亲就会深情地讲起关于烟斗的往事,让我这个对烟草没有多少好感,却唯独对那只虽很久没有烟草的熏烤,却仍然散发着旱烟那份特有的浓烈沉香,似有股天外原野飘来的彪悍,充满了敬畏与忠诚味道的烟斗感怀至今。

听父亲讲,烟斗是他上世纪60年代初服役旗下营某野战部队时的最亲密的战友,一名河北籍的老兵在复员前夕送给他的纪念礼物。而就在复员的前一天,老兵为了掩护在实弹训练场上因操作失误没有及时把已拉弦的手榴弹投掷出去的新兵,跃起强健的身躯扑向即将燃爆的弹体,随着一声轰天的巨响,一个年轻的生命在老兵那一腔染红了天际的热血中获得重生……父亲后来才知道,老兵是孤儿,自幼跟随村里一位爬过雪山、淌过草地的老红军爷爷过活,而陪伴着爷爷一路从旧社会走进新中国的烟斗便是留给老兵的唯一念想。从那以后,烟斗随着一幅幅伟岸而智勇的英雄影像永远地珍藏进了父亲的心路历程,定格了从不吸烟的父亲叼着尽管不再喷云吐雾,但烟味犹存、精神犹在的烟斗,于一段黄昏暮色里怀念另一段朝曦时光中蓬勃绽放而出的生命之花。

我曾仔细的端详过那只烟斗,黑乌木的质地,木呆笨重的样子,象千山万壑里一块再普通不过的青石,没有名利富贵,只有老一辈革命者点燃的旱烟丝将它煅烧得如钢似铁。回想父亲坐在大青石上,用粗糙的指触抚摸着它生性孤寂而高傲的肌肤,用无言的唇舌品读着它历经岁月燃烧的灵魂,总会筑起一道与过往身手相牵,与岁月初识的风景。父亲与烟斗作伴,一起看天际峰峦起伏、青山如黛,父亲与夕阳干杯,一起领略着四季风雨,感悟着人间冷暖。那是父亲隔着光阴的距离洒落在青春年华里的沧桑凯歌,那是父亲含笑与战友欢聚天国里谱写下情深意重的高昂乐章。

当父亲把那只烟斗又留给了我,他与烟斗的往事也演绎成一部流淌在家乡青山绿水间温馨而沉静的岁月里的传奇,伴随、激励也见证着新时代的幸福生活。每每寻着那份醇厚的旱烟味去回首凝望父亲那双深邃得可以穿越时空的眼眸,就会慢慢地将自己融化成一汪永远走不出心底的沧海,任神思随波峰浪谷向着海天一线涌动、游走和消散,一路走来、一路追寻着一种精神馈赠的痕迹和人生彼岸的期许。而那散发着浓浓旱烟味道的烟斗,依然在些许感伤与悲壮中诠释着人生的相遇别离,感恩着岁月留下千回百转的牵念,镌刻着跨越千山万水的生命真谛。(内蒙古  杨鹏杰)

  • www.fz0536.com
  • 扫一扫加我微信
  • weinxin
  • 坊子帮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