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有多重

  • 泰山有多重已关闭评论
  • 301
  • A+
所属分类:窗外彩虹

文/张国柱

生在农家,长在平原。别说山,岭也极少见。所以在老师讲到“轻于鸿毛、重于泰山”时,张小就糊涂了。

张小问:老师,什么是泰山

老师说:那是山东省内一座山的名字,风景秀丽,全国闻名呢!

张小又问:那泰山是什么样子?

老师略有些尴尬,又认真地说:我也没有去过,你只要好好学习,长大了就能去泰山了,到时你回来和我讲讲泰山是什么样子,好不好?

张小再问:那泰山有多重?

老师沉吟一会:张小,泰山的重量是无法衡量的,咱们这里讲的“重于泰山”,是用来形容有份量、有意义、有价值的意思,常用来比喻一件事或者一个人所做的事对国家、对集体、对社会的重要性。

张小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张小就好好学习。

张小虽然好好学习,却没能看上泰山,家里兄弟多,又穷,他上到初中就辍学务农了。

后来张小被选举为村主任,但依旧没能看上泰山。其实不是没有机会。去年镇上组织村主任们去泰山旅游,但费用由各村自己承担。张小算计了半天,放弃了:看泰山是件花费多么大的事情呀!听说要坐半天的公共汽车,听说要坐一天一夜的火车,听说泰山的门票要花去半亩地的收入,听说在泰山住一宿要花去半头小肥猪,听说……张小翻翻村里的帐本,看看村里的旧房破屋,长叹一口气:这一辈子能看看泰山,就真的重于泰山了!

老校长来找张小:学校的茅房该修修了,都漏雨了!

老校长是张小小时候的老师。一转眼已经须发斑白了。老校长前年就退休了,因为学校人手不够,便自愿留校代课。

老校长很少找张小,凡找,必为学校的事情,张小有求必应:天旱学校水井没水了,张小就安排村民去淘井;天冷学校没炭了,张小就安排村民去买炭;学校房屋漏雨了,张小就安排村民去修房……但茅房漏雨,多大的事呀,哪个旮旯撒不了尿呀,村委办公室漏雨还没钱修呢!张小就只答应没办。

夏天雨多且急,说下就下。外面哗哗啦拉,村委办公室内的雨水也滴滴嗒嗒,张小正手忙脚乱地收拾帐本,学校的一个老师跑进来:村长,快去,学校的茅房塌了,老校长被压在下面了。

啊?张小一扔手中的帐本,撒腿往学校奔去。

老校长已经从碎砖乱砺中扒出来,他的身下,还紧紧护着一个吓得“哇哇”直哭的娃娃。

一片哭声中,老校长安然地去了,没有留下一句话。

抱着老校长的骨灰,张小悔恨交加:老师,是我害了你呀!老师,我现在才真正明白什么是重于泰山呀!老师,我明天就带你去泰山,我要把你的这一半骨灰撒在泰山上,让你亲眼看看泰山是什么样子,让你亲身测测泰山有多重。

张小卖了家中的大黄牛,揣着老师的骨灰包去了泰山。坐了半天的公共汽车,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远远就望见泰山了。张小的心砰砰直跳:老师,咱们很快就可以登上泰山了。

张小最终没有爬成泰山。事故很突然,也很简单。有人在掏包,有人在制止,掏包的就拿出了刀子,张小就扑了上去。

急救车上,警察问张小还有什么心愿,张小费力地把老师的骨灰掏出来:……把这个……撒在泰山上,我想让老师知道,泰山的样子,还有,还有……泰山有多重……

 

张国柱 男,1970年生于山东省昌乐县,现居于坊子新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潍坊市文联《风筝都》文学副主编,坊子区作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坊茨文艺》执行主编,潍坊金江文化传播中心总经理,曾就读于山东大学作家研究生班。著有小说集《地里长出一棵花》。

  • www.fz0536.com
  • 扫一扫加我微信
  • weinxin
  • 坊子帮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