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干部、辅导员必备的九种互联网思维

  • 团干部、辅导员必备的九种互联网思维已关闭评论
  • 259
  • A+
所属分类:微信精选

导读:互联网思维”、“互联网+”如今已经热得不能再热。不过,互联网思维对青年工作而言又意味着什么?青年工作中又如何运用互联网思维取得更好的效果?此篇文章结合诸多工作案例进行了分析,值得团干部辅导员老师们一读。

团十七届中央书记处第十六次集体学习的主题是互联网思维与共青团工作。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秦宜智主持集体学习并在讲话中强调,全团要强化互联网思维,积极打造“互联网+共青团”网上网下相互促进、有机融合的工作新格局。那么对于团的干部而言,互联网思维要怎样与共青团的工作结合,创新团的工作思路、工作理念、工作方式,助力团干部提高工作能力,更好地融入青年、服务青年呢?我试着结合自己六年团干部的工作经历与青们共同探讨。

用户思维

用户思维是整个互联网思维中最基础最重要的思维,是指在价值链的各个环节都要“以用户为中心”去思考问题。价值链分析法是由美国哈佛商学院教授迈克尔·波特提出来的,是一种寻求确定组织竞争优势的工具。用户思维有几个法则:

● 得青年者得天下: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5月4日在同各界优秀青年代表座谈时的讲话中指出:“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实现我们的发展目标就有源源不断的强大力量。”“中国梦是我们的,更是你们青年一代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终将在广大青年的接力奋斗中变为现实。”

● 兜售参与感:兜售参与感,是借鉴C2B模式,让青年参与到共青团产品的创新中;兜售参与感,是运用粉丝经济,让青年参与到共青团品牌建设中。

记得去年#我和国旗合个影#一度成为国庆节期间微博上最热的话题,这个由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策划的活动,就是因为抓住了国庆节国人爱国的热情高涨的特点,用一种简单的方式抒发中国人的爱国之情。这个最早只是在国外读书的华人学生的一个简单想法,通过共青团中央宣传部的精心设计,以团中央官方微博引爆,让海内外的青年通过微博话题表达爱国之情,同频共振。真正的参与感是塑造友爱的互动。

● 用户体验至上:用户体验,是用户的主观感受,是青年感受到了什么而不是共青团的产品设计了什么。团员青年在参与团组织的活动中,感受不能是枯燥郁闷的,而是要有不断的惊喜,收获新知,感受团组织对青年的关爱和帮助青年成长。

作为团的干部,必须要从团建工作的各个环节,建立起“以青年为中心”的用户思维。在具体工作中,要善于使用4C思考:Customer Needs团员青年实际需求;Convenience团员青年参与活动的方便性;Communication如何与团员青年沟通让其了解活动的意义及参与的价值;Cost关注团员青年参与活动的时间成本、精力成本等。团的干部要善于运用正念正语正能量,让青年感受真心真爱真情怀。

简约思维

宜智同志在讲话中提出要“用简洁的产品来吸引和服务用户”。这是一个速食年代,人的耐心变得越来越有限,尤其是青年。因此团的产品开发设计要符合时代特点和青年习惯。虽然团的工作要强调“组织青年、引导青年、维护青少年权益、服务青年”的四大职能,但是团的产品开发设计要学会做减法,学会专注,不要贪多求全。

● 专注,少即是多:“Less is more”是著名的建筑师米斯•凡德洛说过的一句话,这是一种提倡简单,反对过度装饰的设计理念,现在运用到越来越多的领域。简单的东西往往给人们带来的是更多的享受。很多时候,用户喜欢你只需要一个理由,尤其当共青团的用户是85后、90后这些互联网的原住民的时候。

● 简约即是美:大道至简。简约思维,是共青团产品策划文案的简单明了;简约思维,是共青团活动参与方式的简单便捷;简约思维,是引导青年思想时的简明扼要;简约思维,是一次活动一个主题;简约思维,是一个产品一种理念;简约思维,是市场细分,精准定位;简约思维,是一见倾心,一见如故;简约思维,是一目了然,一图读懂。

极致思维

● 从“渠道为王”到“产品为王”:互联网时代,已经从“渠道为王”发展到了“产品为王”,因此不要担心产品无法快速、大规模传播,只要你的产品的设计足够吸引人。因为好多产品本身自己会说话,它就是自己的最佳代言人。产生自中国的“自拍杆”迅速火遍大江南北,又从国内火到国外,就是因为它首先抓住了所有人的共同心理“爱自拍”,加上产品收缩杆设计,方便携带,配备蓝牙遥控器,兼容各种手机,物美价廉。在微信、wechat各种晒的时代,这样的“神器”,用户怎能不爱它?

● 打造让用户尖叫的产品:今年六一儿童节,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置顶了《少年先锋队对歌》新版MV,MV中,姚明、韩庚、TFBOYS等众多明星出镜,微博配文“时光穿梭,理想不灭,旋律不变,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一时间,因为偶像的力量,微博被粉丝疯狂转发,从微博火到微信朋友圈。这是好产品的力量,这是极致思维的效果。让用户尖叫,让粉丝疯狂。

● 服务即营销:近两年,共青团一直提倡打造服务型团组织,倡导把服务青年成长发展作为基层团组织工作的立足点,以服务吸引青年,以服务活跃组织,以服务增强基层团组织凝聚力。服务型团组织的打造更需要具备“以用户为中心”的营销理念。打造服务型团组织,以青年为中心,把青年当做顾客对待,首先应关注“顾客期望”,确保团的产品按需订制。很多团组织习惯说“开展了许多青年喜闻乐见的活动”,如何知晓是青年喜闻乐见的活动?如果是通过与青年交流了解到的,那只是“顾客表明的期望”,还有顾客真正的期望、顾客没有表明的期望、顾客愉快的期望、顾客隐密的期望,即“顾客期望的五层次”,这些都需要团干部用心挖掘,想用户之前想,做用户之前做。满足了顾客期望还不足够,还需要关注和提高顾客“三度”,即顾客满意度、顾客忠诚度和顾客粘度。团的产品开发设计应以青年为中心,注重用户体验,提升顾客价值,才能不断增强团组织对青年的吸引力和凝聚力。

迭代思维

共青团工作从一开始摸索到形成标准化、规范化、机制化的过程就是一个迭代思维的过程。我们首先以一个最基本的工作模式为基础,然后根据团员青年的体验,团组织的反思,活动的复盘不断地改进,最终形成一个适合自己组织特点也受团员青年欢迎的工作模式或活动形式。

● 小处着眼微创新:在共青团产品设计中,也许团干部不注意的一些小细节,却是青年关注的点。我在江苏中能硅业担任团委书记期间,借鉴QQ的“Q币”创新设计了“中能团币”,团员青年每参加一次团委组织的活动,可以获得一枚纸卡“团币”,团币分铜、银、金三种,纸卡“团币”年终可以兑换实物团币,五张纸卡铜币、三张纸卡银币、两张纸卡金币还可以兑换一本“礼享册”,团币还作为年终评选“优秀共青团员”等的依据。团员青年对这种“中能团币”非常喜欢,参与团组织活动积极型明显提高,很多青年到了年底甚至还舍不得兑换,继续积攒。

● 快速迭代:每次工作开展后,青年对于团组织设计的产品的反馈一定要及时,这样,团干部可以很快了解团员青年对产品的认可程度及活动的受欢迎程度,同时也了解到了活动的不足和有待改进的地方,便于根据青年的反馈及时调整,形成快速迭代。

流量思维

流量思维换成在共青团组织就是吸引更多的团员青年。这些年,共青团一直提出与要延伸工作手臂,把服务对象由28岁以下的团员延伸到35岁以下的团员青年。就是流量思维的体现,尽量大程度的扩展服务对象的范围。目前,中国有8900万团员,但我们是不是把这8900万团员都组织起来、凝聚起来了,引导好了?35岁以下的青年群体我们又组织和凝聚了多少?

● 免费是为了更好的收费:这个法则在共青团看起来似乎不太合适,但是如果和团费收缴联系到一起就比较容易理解。很多团组织到了每年团费收缴的时候就感到头痛,因为缴费人数总是会与团员数量有一定差距。我们的做法是,团组织会设计制作很多贴心、实用的小产品,比如包含班车线路、公司、员工宿舍常用信息的“温馨小秘书”、“防丢钥匙卡”、“移车电话卡”等免费发放给缴纳团费的团员,很多团员因为没有缴费而失去了领取这些实用物品的机会。因为心存期待,到了年底收缴团费的时候,很多团员会主动缴费,甚至很多不是团员的也会缴费。毕竟,只有几元的团费比起那些贴心实用又买不到的服务产品,青年们会觉得团费缴的很值得。

● 坚持到质变的“临界点”:刚才说的免费到收费的过程,需要我们坚持到一定的“临界点”。只有我们团组织覆盖青年的数量达到一定的值,在青年中的影响力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能产生价值。

社会化思维

在社会化商业时代,用户以网的形式存在。团组织面对的团员青年也可以以网的形式存在。

●社会化媒体,重塑团组织和青年的沟通关系

一是基于平等的双向沟通。共青团一向倡导“不做青年官,争做青年友”,就是为了营造平等的交流基础。同时,沟通一定是双向的,团干部讲、团员听的说教式已无法满足现在青年的要求,说要说到团员愿意听,听要听到团员愿意说。团干部应善于引导青年表达自我,才能更好的了解青年,进入青年的话语体系。

二是基于关系的链式传播。前段时间,“单手炫腹”、“锁骨养鱼”火遍全国,就是通过微信的朋友圈。一般用户的微信好友中少则几十人,多达几千人,老师、同学、同事、朋友、合作伙伴……这种基于社交关系的链式传播速度惊人,而传播力决定了影响力。团干部也要善于运用链式传播。

三是基于信任的口碑营销。“金杯银杯不如用户的口碑”,共青团组织要帮助解决青少年群体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问题,充分赢得团员青年的信任,让他们成为我们的义务宣传员,通过他们将共青团“服务青年、维护青少年们权益”的青年组织的形象深入青年心中,打造让青年“想得起、找得到、靠得住”的组织。

四是基于社群的品牌共建。近几年,青年自组织在各地蓬勃兴起,所以现在我们担心的不是共青团不跟党走,而是团员青年不跟团走。在这种情况下,团的干部要抛掉“皇帝女儿不愁嫁”心理,更不要想着怎么把青年自组织“收编”,而应主动与青年自组织沟通,提供可行的帮助,先做朋友再寻求合作,换“背对背”为“面对面、手拉手”,携手共建,寻求双赢。

●社会化网络,重塑团组织管理和共青团运作模式:

在“互联网+”之下,在既定技术条件下,一个组织要依靠“内部资源能力”和“外部合作生态”形成持续“价值创造”、“价值传递”的内在系统逻辑打造运作模式。

一是整合资源,形成合力。李源潮同志在共青团十七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全面深化改革将改变和拓宽共青团获得资源的机制和渠道。要善于运用市场机制调动资源,通过社会化动员整合资源,抓住政府职能转移机遇承接资源,提高共青团的服务能力。

二是链接客户,优化服务。团的产品和设计要基于青年需求,最终要传递到青年中去。我们常讲的“横向到底、纵向到边”不仅强调对基层青年的覆盖,更是强调对青年群体的链接。

大数据思维

互联网技术的智能化、互联化、云端化,最终都可以数据化。马云说,互联网已经从IT时代到了DT时代。大数据思维是指对大数据的认识,对共青团资源和关键竞争要素的理解。

● 数据资产成为核心竞争力:一个团组织即使再小也要有自己的大数据。例如,团员年报中包含大量的有关团员基础情况的数据,很多团组织只是将年报完成后上报工作就结束了,大量的数据就这样被闲置了。

●  大数据的价值不在大,而在于挖掘能力:团员年报只是一个数据的汇总,更重要的是对数据进行分析和挖掘,寻找对团组织有价值的信息。

● 大数据驱动运营管理:未来有价值的组织,一定是数据驱动的组织。有了团员青年相关信息的大数据,我们可以做精准化营销、精细化运营。大数据带来团组织的变革管理,大数据服务,让我们团组织的产品设计可以从个性化发展到人性化。

● 我们的用户是每个人:近几年,E-learning和M-learning正在从中国企业发展到政府组织,共青团中央也打造了“全国共青团干部在线学习网”。传统教学中,很难实现针对每个人的用户管理。可是,在互联网普及,移动互联网日趋成熟之后,就可以对每个学员进行个性化管理,关于这个学员的所有的个人信息,包括生活爱好、学习表现、优点特长等可以一目了然。那么,根据团干部和团员青年制订的课程就像是“私人定制”的可口饭菜一样,一定会更受欢迎。

平台思维

互联网的平台思维就是开放、共享、共赢的思维。我上年有幸在一个论坛上聆听了国内专门研究平台战略的中欧商学院陈威如教授有关平台战略的主题分析。陈教授指出,国内电商的两大巨头,天猫和京东,天猫就是典型的平台战略,而京东是头牌战略。

● 构建打造多方共赢的平台生态圈:最高阶的平台之争,一定是生态圈之间的竞争。平台模式的精髓,在于打造一个多主体互利共赢的生态圈。天猫的成功,马云的成功,已经让我们有了深刻的认识。

● 善用现有平台:当一个团组织的能力不足以建立一个大型的生态圈的时候,就要善于利用现有的平台。团内可利用青联、青企协、青商会平台,团外可充分借用其他群团组织的力量,互生、共享、共赢。

跨界思维

我在2014年到2015年借调团中央组织部工作期间,正值全团干部大轮训。我们在中央团校组织的新任职地市级、县级团委书记培训班上就开设过《多学科视角下的共青团工作》的课程,包括了政治学行政学视角与共青团工作、社会学视角与共青团工作、法学视角与共青团工作、经济学视角与共青团工作、新闻传播学视角与共青团工作、管理学领导学视角与共青团工作等,培养的就是团干部跨界思维的能力。

团的干部要敢于自我颠覆,主动跨界,跳出共青团看团的工作,会发现团的工作不是千篇一律的重复老几样,而是大有可为。未来所有的行业都有可能因为互联网思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最后一个法则:用互联网思维,大胆颠覆式创新。

互联网思维,就是在(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科技不断发展的背景下,对市场、对用户、对产品、对组织价值链乃至对整个组织生态的进行重新审视的思考方式。“互联网+”将成为社会基础设施,人类将有工业文明过渡为信息文明,互联网不再是一个行业,而是一个时代。互联网转型时代,拥抱变化的能力将成为一个组织的核心能力,而拥抱变化能力的本质就是学习力。

  • www.fz0536.com
  • 扫一扫加我微信
  • weinxin
  • 坊子帮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