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爷的小棍子

  • 姥爷的小棍子已关闭评论
  • 433
  • A+
所属分类:小荷尖尖

“唉!再也没有那个人了。”自打姥爷去世后,我妈妈也就成了“祥林嫂”。每次看到姥爷留下的遗物妈妈就会发出这样的感慨。我知道,这时的妈妈又在睹物思人了。

今天妈妈在用姥爷留下的小棍子晾衣服时,又在自言自语了:“唉!再也没有那个人了。还是自己的亲爹娘好,只有亲爹才知道他闺女的难,只有亲爹才能知道为闺女做个晾衣杆。”

妈妈的话说得我鼻子有点酸酸的,我一下子又陷入对姥爷深深的思念……

记得姥爷在世的时候,住在农村的老家里,家里南屋北屋,虽然破旧,但也宽敞干净。姥爷的身体不好,所以妈妈领着爱人,带着孩子常回家看看。每次回去,姥爷不是叫我吃水果,就是叫我吃点心;不是教我玩陀螺,就是教我滚铁圈。我妈妈说这些老古董都是他们小时候玩过的,就连滚铁圈用的小棍子也很特别,小棍子又圆又滑,不粗不细,不长不短,最特别的是棍子上精致的图案,就像祥云火炬上的“祥云”。我常常纳闷:上面为什么会有图案,是谁做上的这些图案,怎么做上的这些图案?妈妈说她也不知道,只知道这根小棍子是她们家当时烤烟时用的。

后来,儿女的工作越来越忙,把姥爷一人放在老家不放心,于是大家一商量,索性就把姥爷接到了城里。姥爷的许多古董也一并带来了,陈旧的收音机,放大镜,老怀表……居然也有陀螺和小鞭子,铁圈和小棍子。就这样小棍子来到了我家。城里的孩子哪还有玩这些的?所以姥爷带给我的这些玩具统统进了地下储藏室,而唯有小棍子让姥爷留了下来。因为姥爷把小棍子上的小铁钩改变了方向,居然成了妈妈晾衣裳的晾衣杆了。这以前,妈妈晾衣裳总是站在小凳子上上来下去的。

姥爷在的时候,每当我惹妈妈生气,妈妈抄起笤帚疙瘩就揍我,每当这时,姥爷就站出来“护驾”。“孩子这么小,他知道个什么好歹?打他管什么用!?”每当这时妈妈就像瘪了气的气球,悻悻地走开。我则躲在姥爷的背后做个鬼脸,幸灾乐祸。现在姥爷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我挨揍时再也没人给我做掩护了,妈妈也变本加厉,居然用小棍子抽我,痛得我嗷嗷叫,每当这时我就特别想念我姥爷,也特别憎恨那根小棍子。甚至想锯断它,剁碎它,把它扔得远远的,免得以后再受皮肉之苦。有一次,我拿起它,要毁了它,但是没有舍得。

是小棍子,多少次避免了我犯错误;是小棍子,多少次提醒我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正所谓:棍棒底下出孝子。或许,这也是姥爷愿意看到的吧。

现在,我长大了,小棍子也“皮开肉绽了”,我却越发珍视它,它不仅承载了我对姥爷的思念,也承载了一代代父母对儿女的谆谆教诲和无以言表的厚爱。我把小棍子擦干净,放在我房间的显眼位置,同时也把它珍藏在我的心底深处。(实验学校  郑安康)

  • www.fz0536.com
  • 扫一扫加我微信
  • weinxin
  • 坊子帮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