旖旎年代

  • A+
所属分类:小荷尖尖

提起往事,总有许多悲欢离合,在人生的舞台上,总演绎着许多耐人回味的故事,故事中最美的情节便是童年。而今,偶尔想起仍然温暖如初……

那年秋,父母去了潍坊闯荡,我被寄养在姥姥家。姥姥对我很好,但有时我也难免被责罚。小时候的我倔强、淘气,时常惹得姥姥生气,但姥姥总会很快原谅我。姥姥家有一个好大的院子,里面散养着许多家禽,我总喜欢趁姥姥盘腿坐在床上跟别人聊天的时候,偷偷跑出来拿弹弓射它们,因此总是搞得满院子鸡飞狗跳、猪哼牛叫。每当这时姥姥总会拿拐棍出来揍我,而我总以最快速度逃离姥姥的视线,她毕竟年纪大了,追不上我,只能在我后面气喘吁吁地喊道:“小妮子,看你回来我怎么揍你!”但是在我记忆里姥姥从未打过我,最重不过责骂几句罢了。每次我“畏罪潜逃”后,首先想到的是我舅舅家那比我小七天的表弟,而他似乎更像一个哥哥。每遇次况,他总喜欢带我去村东头的五龙河里玩。姥姥找不到我时,都会跑到河边来找我。她站在岸边喊:“小妮子,快回来,下面危险的,别去水深的地方!”而我总是躲着不肯出来。

在姥姥家期间,每逢五一、十一假期,爸妈都来看我。爸妈一走,我总会哭的泪人儿般。我知道爸妈的心里也很难受,但没有办法。好在大姨家的姐姐也住到了姥姥家,还有舅舅家的表哥和表弟陪着,跟爸妈离别的痛苦也逐渐减轻。我依旧过我的日子,上学、放学、吃饭、睡觉。每逢周末,五龙河便是我们的天堂!

五龙河的夏!时逢汛期,河水上涨没过了矮矮的石桥;浅浅的水洼,踩上去刚好没过了脚脖。我光着脚丫提着裙角跟姐姐在水里踩来踩去,岸边洗衣服的阿婆笑着说:“小妮子,笑起来真俊!”。表哥和表弟在河里游泳,我和姐姐都是典型的旱鸭子,只能在桥面上踩踩水,偶尔游过几条小鱼,运气好时还能抓住,玩一会儿,再将它放逐。每天放学,我总喜欢推着小自行车,脱下鞋子放进车兜里,一蹦一跳地踩着清清的河水回家。虽是北方,却别有些江南韵味。

五龙河的秋!终于盼到了夏末秋初的日子,不完全是秋的萧瑟,又不完全是夏的灼热,温暖的日子里连风都是暖的,徐徐吹来,头发飘逸地飞扬起来。我、小姐姐、哥哥、表弟又一次来到河边。汛期已过,桥面的水早已退去,连河里的水也变浅了,天好蓝,水也好蓝,两种清新的蓝交织着映入我们的眸子里,连心儿也跟着醉了。哥哥跳进水里撒下鱼网,静静地盯着水面;我和姐姐把鞋子脱下来,扔到岸边,找到水较浅的一处地方,缓缓地下水,水刚好没过我们的膝盖,水儿好柔好暖;表弟则高举着鱼竿,聚精会神地坐在河边钓鱼。我忽然大喊一声:“嘿!”表弟就被我从一边推到水里去了,水面激起一片涟漪,表弟在水里扑腾了几下稳住后喊道:“姐,你谋杀啊!”接下来便是爽朗地笑。而后,姥姥便闻声赶来,老远就指着我们说:“好啊,你们这几个臭小子,我找了你们半晌,原来跑到这儿疯来了。”继而,我们慌忙收拾好东西,如“囚犯”一般乖乖地跟姥姥回去了。

五龙河的春!已过的冬天水面了无生机,春天也没有太多的变化,水面薄薄结了一层冰,点缀着空白的旷野,偶尔会有几只不怕冻的鸟飞落在上面优雅、安详。一年之季在于春,春天我们也忙着上学、放学、写作业。偶尔路过五龙河,也仅仅是无奈的看几眼。春天,总以美好著称,没有五龙河的日子也过得很匆忙,春天过地好快,如同美好的日子也过地好快!

离别,秋!在第四年落叶满地的秋天,我带走了留在记忆中的一片落叶。五龙河仍在,心底深处那份纯真连同我的童年一起留在了那里……

那些回忆,太过美丽,短暂的幸福,瞬间即逝。无忧岁月,我已度过,那纯真的时光留下了太多令人回味的东西;青春,我依然拥有,惆怅却不止一丝,岁月变迁,不变的是记忆定格的童趣!(崇文中学  葛晓儒)

  • www.fz0536.com
  • 扫一扫加我微信
  • weinxin
  • 坊子帮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

评论已关闭!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0   博主  0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fz0536mfszd08543l6/wwwroot/wordpress/wp-content/themes/begin/inc/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35
    • avatar 银杏树 0

      五龙河, 故乡的河!孕育童年成长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