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乡教育均衡之路有多远?

  • 城乡教育均衡之路有多远?已关闭评论
  • 228
  • A+
所属分类:特别关注

前几天碰到一个区的教育局长,本来是通过朋友约到一起,想讨论教育问题的,但我们一见面,这位局长就眉飞色舞地谈起他的“杰作”——该区实现了“城乡教育均衡”。他对自己的做法很满意。

这个区“不差钱”,将乡村学校的硬件建设提高到了与城区学校一样的标准,并且学生的班车免费、午餐免费,听说连高中阶段都要实行免费。自然,政府加大投入、改善办学条件、城乡学校硬件一体化等等确实是好事,看起来似乎实现了“城乡教育均衡”。但是,这就是城乡教育均衡的内涵吗?

我想,这样简单地定位“城乡教育均衡”,就会走入一个误区。

今天,城乡教育均衡之路有多远?作为做过城区和乡村学校校长的我的体验是:路途迢遥。

第一,城乡教育均衡,永远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或者说在中国城乡二元结构下,城乡教育无法实现我们所追求的均衡。京城的一个民间慈善组织,10年前曾到贵州的一个山区捐建了一所小学。这所小学的教学设施配备,当时已经超出了北京学校的标准,按说相当“均衡”了。但10年后,他们回访这所小学,发现设施设备还是一流的,教师的素质、教师的眼界,课程设置和教学方式等却与北京学校相比差距更大了。因为校长和教师是办学的关键因素,而城市和乡村学校校长所处的平台不一样,其获得信息和知识的机会与能力,即使在互联网时代仍然存在很大的差别。只要中国没有实现城乡一体化,我们的教育均衡只能是相对的。为了政绩而一味地追求硬件设施的教育均衡,看似均衡,实则并不均衡。

第二,城乡教育均衡,关键是校长和教师力量的有序流动。我曾经到日本访问过,发现日本的学校,校长和教师五年就要到另一所学校轮换一次,这是法律规定的,没有愿意不愿意的问题。当然,前提是日本城乡的居住和生活条件以及文化设施的差异很小,不影响校长和教师的生活质量。我们的许多地方也硬性制定(如和本人的职称、待遇挂钩等)了多种支教办法,有跨省际的,有跨城乡地区的,有跨强弱学校的……但是,一阵大呼隆之后,又归于平寂,学校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为什么?这些做法大都是为了响应某些号召,临时抱佛脚而已,并没有真正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在我们国家,什么时候人事和工资制度放开了,建立起师资队伍有序的流动机制,城乡学校的师资逐步均衡起来了,城乡学校的办学水平才能实现真正的均衡。

第三,要推进城乡教育均衡,乡村学校的教育经费必须充足而宽裕。现在实行的是以县为主的教育经费筹措办法,于是,富裕的县区,起码教育经费能够保障;而更多的不发达县区,教育经费的落实存在困难。或者说,在一些地方从账本上看上级规定的经费都到学校了,实际上更多的是校长只有签字的义务而没有花钱的权力,一些经费往往被区县和乡镇街道两级政府部门用于其他。据某地的一项调查,乡村学校的经费能够用于学校的大约50%左右。据我所知,在一些地方,农村学校的经费能够把水、电、车、讯、暖解决了,再购买一些粉笔、本子等基本教学用品,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教师培训、专业发展、课程的重构与改造等涉及学校发展的重要项目都很难解决。没有充足而宽裕的经费,就留不住好老师,就不能开发出适应学生发展的课程和组织有效的研究项目,哪来好的教学质量?而最大的不均衡,是城乡学校教育质量的不均衡!

第四,推进城乡教育均衡发展,家长的力量不可忽视。潍坊市北海双语学校是一所城乡学生兼有的学校。在教室里听课,我一眼就可以分辨出哪些学生来自城区家庭,哪些学生来自农村家庭。家庭背景在学生的身上都“写”着。据北京某区的一项调查,在六年级学业检测中,学生的学业成绩与参加社会班学习的个数和时间成正比。譬如,参加社会班学习的学生,其成绩明显好于没有参加社会班的;同时参加4个社会班学习的,其成绩明显优于只参加1个社会班的。我们谈的教育不均衡,实际上是学生之间的不均衡,而学生之间的不均衡往往来自学生家庭背景的不均衡。在今天的社会结构中,要消除家庭条件的不均衡,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只要存在着家庭背景的巨大差距,就存在着学生之间的不均衡,也反映出学校之间的不均衡。所以,城乡教育均衡,不是学校一个方面的事情,与整个社会结构和发展水平相关联。

潍坊市坊子区这几年推进城乡教育相对均衡的做法,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响应和肯定。2009年组建了幸福教育联盟,有6所农村小学加入,两年后又有6所农村小学加入。12所联盟学校的办学水平和教育质量得以快速提升,主要不是依靠硬件建设,而是通过理念的提升、课程的改进和教师的专业发展来实现的。自2012年开始,坊子区教育局又通过城区学校和幸福教育联盟,与更多的农村小学建立“发展共同体”,试图通过理念的提升、课程的改进和教师的专业发展实现全区教育的相对均衡,不失是一种有益的探索。

法国教育家卢森堡曾经批评过那些革命家:“在急急忙忙赶往伟大事业的路上,常常没心没肺地撞倒孩子。”而我们稍不注意,也会在赶往“城乡教育均衡”这一崇高事业的路上撞倒学生。

推进城乡教育均衡发展,这是教育发展的必然,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但是,城乡教育均衡发展路途迢遥。如何推进,是否切合当地的实际,我们应该认真研究,慎重而行。(北京市海淀区玉泉小学校长 高峰)

  • www.fz0536.com
  • 扫一扫加我微信
  • weinxin
  • 坊子帮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