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地科杯征文《命•地》

  • A+
所属分类:小荷尖尖

梁家村,潍水平原上的一个小村落,一直那么安静祥和。自从那一伙外乡人的闯入,这一切的平静都被打破了。

“轰隆隆隆”,一阵机器轰鸣,吵醒了午后酣睡的老梁头。老梁头是大跃进时期的生产队长,也是前任村长,因为为人耿直,大家亲切地称呼他梁耿。以至于时间长了,人们倒忘记他的真名。老梁头从摇椅上起身,以为下雨了,想去收回在院子晾着的衣服。可是,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五六台大型的推土机仿佛脱缰的的野马一样奔驰在即将收割的麦田上,不断地用他们那坚硬的手臂摧残着即将成熟的小麦。仿佛一阵风,将上午还在荡漾着的丰收的喜悦,吹得烟消云散。老梁头瘫坐在地上,他想起来去问个究竟。可是,那腿,仿佛是一滩烂泥。

等到缓过神来,老梁抄起铁锹,径直奔他儿子家去了。老梁的儿子小梁是村里的支书,村里大大小小的事他都说了算。自打去年儿子拆了自己的老宅,卖了自己的宅基地,老梁头就一次也没有和自己的儿子说过话。

儿子家的门虚掩着,老梁一铁锹撞开了门。看见一个衣着光鲜的外乡人给了儿子什么。小梁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吓了一跳,可一见是他老爹,刚才的谈笑风生瞬间就躲藏了。老梁把帽子一把扔在地下,叫喊道:“是你小子把老子的地给铲了?!”小梁笑了笑,说:“哟,这么大火气,我正要通知你呢,我把你的地卖了,卖给了一家大工厂,人家给好多钱呢。你一年到头种地也挣不了几个钱,你也算是发了一笔大财。”老梁骂道:“呸!你小子还有没有良心,你说说,你是怎么长大的,你不就是这块地养大的,你去年卖了我的老宅,今年卖了我的命根,明年是不是准备把我卖给人贩子换钱啊?”小梁大笑,用手抹了抹笑出的泪水,说:“老爷子真能说笑,把你卖给人贩子有什么用啊?说实在的,您还不如那地值钱,你还是回吧,改天我去给你送钱还不成。”老梁恨啊,自己怎么生出这么个畜生。他捡起帽子,弹了弹上面的灰,往地下吐了一口充满厌恶的浓痰,头也不回的走了,身后却传来爽朗的笑声。

老梁出了儿子家门没有回家,他往地里走去,那里有他老伴儿的坟。他一直认为那是风水宝地,即使是三年困难时期,全村人都吃不上饭,他家也没有挨饿。他趴在老伴儿的墓前,捧起一抔土,培在老伴儿的坟头上,他哭诉道:“老伴儿,怎么会这样呢?我种了一辈子地,地就是我的命根子啊,可到头来却叫自己的儿子断了自己的命。不行啊,我要去问个明白!”老梁头拍了拍身上的土,骑上那早已吱呀作响的自行车,奔镇上去了。

老梁穿行在热闹的集市,假如往日,他一定会在这里叫卖。可是,今天他不行,他要为自己的土地讨个说法。穿过闹市,他看见了几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坐在一张挂着横幅的桌子后面,面前摆着传单。老梁不识字,走上前打听。一打听不要紧,让老梁头在众人面前老泪纵横。这几个人是上级国土资源部门的,到基层搞调研。老梁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领导同志,我那个不肖的儿子偷着把我仅有的几亩薄地给卖了,那可是我的命啊,你们可得帮帮我啊!”几个年轻人相互对视,坐在中间的人说:“大爷您好,我们不是什么领导,您叫我小郭就行。您也别着急,耕地不仅是您的命,也是祖国和人民的命。我们还需要了解些情况,您的地,我们去看看吧。老梁再次哽咽,说:“好人啊,走,现在就去看!”

三天时光不算长,但足以调查清楚这件事情。小梁不仅非法占用了老梁的耕地,全村几十户人家的耕地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失。老梁的地回来了,他又能坐在摇椅上吃着旱烟,向老伴儿说这今年的收成。

又是一年夏收时节,小梁在高墙中望向天空,想象着那收获的味道。小郭给他送来了父亲的包裹和一封信。信上说,儿子,地不仅是咱庄稼人的命,更是全中国的命。地,动不得!打开包裹,是一株带有骄阳味道的麦穗,还有———那一捧炽热的泥土。(本文作者:潍坊四中高一35班级赵文宇,本文荣获山东省第二届地科杯珍惜资源爱我国土征文比赛二等奖)

  • www.fz0536.com
  • 扫一扫加我微信
  • weinxin
  • 坊子帮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