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胸太大,这里装不下!

  • A+
所属分类:特别关注

我的胸太大,这里装不下!

11月18日,九派新闻一名记者的辞职报告“意外”走红,其简洁封面除了必要内容如时间和抬头外,就一句:“我的胸太大,这里装不下”,可谓相当有逼格。

很快,这张照片就在媒体圈刷屏。

很多人预测,这张照片必火甚至段子都出来了:老板回复:再大也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但也有人预测,这张照片不会火,因为:不经意的内容,引起了共鸣才会火。为了火而炮制的,共鸣的群体不多,火不了!

无疑,有人怀疑这是九派新闻在炒作。

随后,一篇名为“告别武汉:不畏将来不念过往” 、发表于11月18日署名为“彭玲玲”的文章被网友扒出。

也算是从侧面印证了辞职一事不假

附:告别武汉:不畏将来不念过往

离开武汉仿佛是一瞬间的决定。我对同事说,明天就走。

许久没有这么痛快淋漓地活过。记得上次离职,来来回回纠结一个多月,当时家人朋友几乎没人支持,但我仍带着满腹理想,来到了武汉。

可是现在,支撑我的力量消失了。我厌倦了这里。

街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天好冷。同事给我饯行:吃饭、看电影。嘻哈一场、自嘲一场,生活又要重头开始。

深夜,回到依然简陋的房间,盘算着我能带走的物件:一床被子、一个音乐盒、两本书,以及瓶瓶罐罐的护肤品。3个多月了,我甚至没在这间房里备下一块抹布,或一个好用的拖把。

stage 1

记得刚来武汉,人生地不熟。我常把自己关在房间,任孤独啃噬。

新的工作,意味着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的转变,我面临诸多不适,甚至一度怀疑自己的选择——来武汉,是对的还是错的?

彼时,我所在的媒体“长江新闻”,还处在最好的时光。它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正沐浴着希望和激情。

同事们来自全国各地,且大部分是辞职而来,他们年轻、富有活力,正怀抱着梦想。

香就是其中一位,她高高瘦瘦,长发,单凤眼。第一天来就与我相识。她沿着长江日报大门的楼梯往下走,满脸忧郁。香说那边不放人,辞职手续也拖着不办,但她一定要来长江新闻,即使手续没办完。

她之前在海南的一家报社供职,可是报纸的效益早已江河日下。

我们沿着北湖正街找餐馆吃饭,然后逛夜市。琳琅满目的小商品、热闹的人流,梧桐树下的武汉之夜,被映照得异常欢腾。

stage 2

后来,我开始出差。去北京、横店等,采访演员、采访几位将军。

在家宅久了,我甚至害怕出行,害怕在人海里茫无头绪地找人。我不会自己买车票、认不清地铁路线,不会用手机定位。我只是一名文学爱好者,因为爱写,朋友便喊我来,成为长江新闻一名特稿记者。

我给自己取了个笔名,叫王朋朋。

什么都得学习。这是一个艰辛的过程,有时候觉得无望,有时候又觉得兴奋。我得习惯着一个人行走。

在盛夏的北京街头,我背着背包,穿过大半个城市,去买书、去见采访对象;在横店,我和一大群陌生的演员成为朋友。我用最快的速度写稿,然后和领导探讨稿件的写法、修改方案。

每一天都是新鲜的,每一天都在进步。我开始喜欢这样的生活。

  • www.fz0536.com
  • 扫一扫加我微信
  • weinxin
  • 坊子帮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

评论已关闭!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0   博主  0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fz0536mfszd08543l6/wwwroot/wordpress/wp-content/themes/begin/inc/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35
    • avatar http://zgessbmh.com 0

      缘尽时,无须挽留,挽留住的只是无尽的惆怅。缘散时,无须伤感,伤感过后只是无边的寂寞。缘份本是生命中的偶然,花开才有花落,有散才能有聚。分开时,不必无谓的翻找昔日的海誓山盟;离别时,不必无谓地重复那许多琐碎的岁月,于是所有的日子都有轻松,于是所有的负重都有甜美。 [标签:标题]

    •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fz0536mfszd08543l6/wwwroot/wordpress/wp-content/themes/begin/inc/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35
      • avatar http://jchrss.com 0

        司机:“喂,先生,你没看见那张‘请勿吸烟’的宣传标语吗?”乘客(香烟在手):“看到了,可我都给你们给弄糊涂了.这边上不是还有‘请穿美人鱼牌胸罩’的广告,难道我也要听它的也穿吗?”
        http://jchrss.com http://jchrss.com